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发表在 未分类 | 1条评论

写在小小狗满月之际

不知不觉小小狗已经出生1个月了,想一个月前的3月1日,10点25分,
剖腹将这个小家伙从肚子里拿出来,
现在看看这么大个小家伙是怎么塞在肚子里的呢,
真是无比神奇的一件事情~
看到过朋友写的生产日记,想想自己也应该记录下来
 
先上宝宝资料
宝宝:方英杰
性别:男
出生时间:2010/3/1 10:25am
体重:3630g
身长:51cm
 
其实小小狗的名字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起了个比较大众化的,
想来起名字还真是件复杂的事情。
首先姓是没花头的,而方家门竟然还有排族谱的规矩,
轮到我们的孩子是“英”字辈,真是很难起,
他爸开口“英雄”英文名就叫Hero~,总感觉怪怪的。
更别说他爷爷起的叫“英国”还要
之前还考虑过叫“英非”,后来被郭忆俊同学指责说不像人名,
于是还是我一拍定案,就叫“英杰”吧,
虽然普通了点、大众化了点,但至少还像个人名,不会给乱起绰号,上海话读起来也顺口。
想他还没出世就有了“方块三”、“方便面”等等小名……将来还不知咋地
 
预产期是2.21,小小狗在妈妈肚子里多待了8天
之前还一直担心会不会小小狗提前在过年前跑出来,那生肖就变成老牛啦
比起老牛,我可是更喜欢小老虎,更别说我妈准备的金饰都是小老虎式样的
这万一早出来,可有劲了,不过到了过年的时候,我还是很笃定的
好像是知道他不会那么快出来似的
 
2.27,周六凌晨的时候,稍微开始有些阵痛的感觉,没啥规律
有时一刻钟痛次,有时半小时痛次
因为之前上过课,医生说至少要痛到5、6分钟痛次的时候才可以去医院
否则去了,也是干等
周六白天,稍微有些见红,我没放在心上,自我感觉没事
当然没跟我妈说,就知道她会大惊小怪,于是还回娘家准备喜蛋,帮忙包了500多份喜蛋
 
2.28,周日凌晨,开始阵痛稍有规律了,
基本上一刻钟左右痛一次了,于是又是一夜未眠
白天,又见红了,这次有些多了,感觉就和月经来时差不多了
自己感觉可能快生了,跟老公还有妈妈商量了下,下午住进了新华医院
大概是14点左右住进去的,同病房的都是些安胎的,
唯一独我一个是待产的,病友们还奇怪为啥我不过完了元宵节,晚上吃过晚饭才来医院
当我自己也在和老公抱怨蛮好再晚点被关进去的时候,晚上8点多羊水破了
护士过来检查了下,告诉我从此只能平躺着,不能起身,连坐起来也不行
我还以为羊水破了马上能生呢,结果被护士鄙视了,回了我句还早呢。。
 
于是开始漫长无尽的疼痛,从晚上8点到凌晨1点,基本上都处于开1指状态
护士来关心我的时候,关照我,别摒啊,痛的时候就哈哈气
我还奇怪了,我又没生过,我怎么知道怎么生啊,
在经过护士小姐的指导下,终于开指开得稍微快点了
凌晨2、3点的时候开到了3指,4、5点的时候大概是5指,
这期间基本啥都没吃,就靠西洋参片,痛的时候我就咬两片
我心想,上课的时候医生说过,前面难开,等过了5、6指,后面就顺了
我定心了,心想大概等早上就能生了吧,6点的时候,护士告诉我开到7指了,
护工阿姨关照我可以叫家属来了,我发了短信给老公和妈妈
 
天亮了,同病房的病友们陆续开始起床,他们还特别奇怪我都已经开了7指了
因为我基本上都没怎么叫出声,因为听护士说要保存体力,瞎叫八叫要被骂的
护工阿姨拿来一杯子水铺蛋,说是我家属都到了,我妈给我准备的,让我吃
天晓得那时候我哪里有力气吃东西,护工阿姨还是挺好心的,
一口一口地喂我,最后大概还是吃了2、3个蛋下去
 
记忆当中又过了很久,貌似是值班医生换班了,来了个主任级的老医生
问了问护士我的情况,说差不多可以上产床了,
进了顺产的产房,又是无人问津,我时不时大喊,来看看我到底开几指了
基本上没人睬我,有护士在旁边走来走去,偶尔关心我下,跟我说还是7指
手机也没带进去,只有歪头看墙上的钟,大概是8、9点的样子
估计是被我叫得烦了,有个医生跑过来看我了,一摸说我胎位不好
说小孩虽然是头位,但脸朝天,她号称帮我拗一拗,想把小孩转过来
未果。。又来了刚才的主任医生,又一摸,跟刚才的医生说的一样
量了量,说我的盆骨不够宽,本人重量又重,也痛了10多个钟头了,
又说似乎产程有停滞的状态,产门不继续开了还有缩的趋势,
小孩在里面太久怕胎心不好了
主任医生问我,要不就剖腹产吧,
那时也已经痛得不行了,再一听小孩有危险,我忙不迭答应了
 
等到我答应之后,他们又像没事人似的,全走开了
我那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既然要剖腹产了,快点给我上麻药啊,别让我再这么痛下去
可惜事与愿违,期间竟然还有个实习医生要给我测心电图
真是不知所谓,还磨蹭了至少5到10分钟,手忙脚乱,
这边给我插上了,那边还在整理线头,我么痛的要死,她还磨磨蹭蹭,我气得半死
终于来了个正式医生,说都要剖腹产了还测什么心电图
实习医生焉焉地闪了,护工阿姨推了部床来,我又从产床上爬上去
把我推进了手术室
 
进了手术室了,我想总该给我上麻药了吧,医生护士都磨磨蹭蹭
估计这时候我看谁都是磨磨蹭蹭的。。太痛的关系就感觉别人都没啥啥,你在那边傻痛
麻醉师终于来了,问我早饭吃了点啥,我知道吃太多不肯给麻醉的
于是我还谎报军情,少说了点,就医院早饭
麻醉师说麻醉的时候有点痛,你忍着点,别随便乱动,打歪了可是大事
我那时还在阵痛,狂说现在别打,我控制不住乱动
麻完了,这点痛根本跟阵痛比起来一点不算啥,可以说没感觉。。。
终于,开始真正的没感觉了,不觉得痛了,我开始专心享受手术过程
期间,医生们聊家常,夸耀自己的技术,反正很多都是跟手术无关的事
在我肚子里把小小狗拉出来,感觉就跟拔河似的
拔出来之后马上有医生接手,我只看到紫红色的小小狗
离我无比遥远的地方,看过之前袁园的生产帖,也忍不住关心小孩脸上不会有胎记
医生回答我,现在还看不出哦,等洗了澡才知道
小小狗一出生就给妈妈带来好运,我子宫里有两个小指甲壳一半大小的良性肌瘤
也因为这次手术,直接得以拿掉
医生抱着小小狗给我看,一抬头就光看到两个蛋蛋了。。医生还真直接都不给看脸
从生出小小狗之后,我就一天一夜没看到他,
他的爸爸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七大姑八大姨全都看到了,就我没看到
之后我就被护工阿姨推出手术室,扔在走廊上。。
我基本上属于两天两夜没合眼,昏昏沉沉就睡着了,
估计又是半小时吧,终于来人把我推出去了
就听到老公的声音,这个是伐这个是伐,哦哟是丽莉
一堆人围上来,我看到我妈就忍不住哭了,生孩子真不容易
养儿才知父母恩,这句话真是对的,
男人也永远体会不到这种生孩子的痛,也是对的
出生一天的小小狗
 
这几天的小小狗
 
真是一个月大变样~~
发表在 日记 | 1条评论

09年的最后一天

突然就到了09年的最后一天,
似乎又是一年一度的年终盘点的时候
 
忍不住地就开始回忆10年前的这一天,
跨年之夜,也是跨世纪的一夜
一群人疯疯癫癫地在外滩玩,
第一次的通宵彻夜不归
还依稀记得亚洲第一湾上那密密麻麻的人头
还有外滩钟楼的“铛铛铛”,满地的瓜子壳
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却早已是一晃十年
今年的自己有了好多变化,
结婚了,怀孕了,工作渐入佳境了
明年依旧会有很多很多的变化,
只是在这样的时刻
似乎总会莫名地有那么多的感触
 
今天也做了件可以回味的事情,去拍了一辑孕妇照
一辈子就想这么一次怀孕,留下些什么,让自己开心开心
虽然形象是真的不咋样了,手臂快赶上大腿粗了
还是偶尔会担心一下产后恢复的事情
担心再也套不上喜欢的衣服
担心就跟某些人一样,生完还跟没生一样
可是担心归担心,吃还是要吃的。。。
 
最近总有人问我是想顺产还是剖腹
想想顺产会很疼吧,其实一直都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生过的就会说,这是女人必须经历的痛
一样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吧,总有过去的时候
虽然还是会怕怕的
 
2009留给我的满是回忆,我相信2010会一如既往~
发表在 日记 | 发表评论

莫名。。

貌似昨天没按照规定,往右边侧睡了
小家伙似乎顶了我两下,之后没动静了
也不知道算不算动过了。。
记录一下~~
 
到现在还没动,其实还是有点担心的。。
莫非是我的感觉太迟钝?。。
发表在 日记 | 发表评论

可怜

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
发表在 日记 | 发表评论

9月16日

最近又开始睡得早并且睡得沉了
每天一到十点必定爬上床去
转身睡着,连LG何时上的床都不知道
LG说我晚上狂说梦话,我自己倒一点也不晓得~~
今天中午吃得稍微少点了,主要还是饭菜不对胃口~~
就有同事盯着我啦,多吃点呀,你这样不行的~
其实我倒一点没觉得啥异常,感觉还是那句话呀,顺其自然~
想不到想吃啥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啊~~
发表在 日记 | 发表评论

洗头归来

总有些时候会让自己这么一个人
其实我不想这样,感觉很可悲
一个人去洗头,一个人回家
虽然才刚晚上九点
脑子里却不断涌现出新疆人冲出来抢我皮夹子的画面
自己吓自己吧,那是
胆子却真的是越来越小了
果然是老了
其实双休日要做的事情一件也没有做
其实明天工作日还是会一样地到来
有点厌烦,突然发现退休的人还真开心
看看师傅、看看主任、自由不只是两个字
现在的心境很不平和,不知道下学期会怎样。。
一个字烦,两个字很烦,再或者,就这样吧
发表在 日记 | 发表评论